绍兴开展雷霆行动,向滥食野生动物陋习说“不”!

越牛新闻记者 陈乙炳 高建峰

2020-03-23 15:26  

“对滥食野生动物陋习说‘不’,这一天终于到来了!”市民潘立新是一名鸟类摄影爱好者,他对疫情过后鸟类的自然生活充满憧憬:鸟儿们自由自在地觅食、嬉戏,不再有人打扰;迁徙的候鸟不会再撞上暗设的大网,吃到拌了毒药的投食;更不用担心成为人类的腹中之物……

潘立新的憧憬是有“依据”的:连日来,从中央到地方,各地各部门出台最严政策、拿出最严措施,目的就是要全面禁止非法交易和食用野生动物。“从17年前的SRAS到这次的新冠病毒,大自然再次严厉地警告人类,别和野生动物靠太近,是时候对滥食野生动物陋习说‘不’了。”潘立新说。

上虞警方破获全省首例疫情防控期间“非法狩猎”刑事案件

专项打击行动将贯穿全年

2月24日,一则重磅消息引发关注: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。确立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制度,对违反现行法律规定的,要在现行法律基础上加重处罚。

随即,各地根据实际相继出炉相关对策、方案。以浙江为例,据省林业局副局长陆献峰透露,关于我省全面禁止非法交易和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,已报请省人大审议,争取尽快试行。“全面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的猎捕交易、运输野生动物等行为,一律禁止食用包括人工繁育饲养在内的陆生野生动物,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的出售运输……”陆献峰说。

与此同时,各地执法部门严厉打击违法行为。在绍兴就有这样一起案子:3月4日,新昌县森林公安办理的孟某彬、宁某等10人分别涉嫌非法收购、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案,非法杀害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案,经移送审查后,新昌县检察院依法向新昌县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。经查,2016年以来,被告人孟某彬从当地集市及蔡某焦(另案处理)处非法收购猫头鹰、金雕秃鹫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,转售给被告人林某鹤、潘某锋、宁某、祝某、朱某杰等人,部分用于食用。

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刻不容缓,对各种涉野生动物的违法违规案件的打击,也绝不手软。记者从市森林公安局了解到,疫情发生以来,我市林业部门联合农业农村、市场监管、公安等部门,对重点区域、重点环节进行执法检查、打击违法行为并依法监测。数据显示,截至3月23日,全市各级森林公安机关共立案侦办野生动物刑事案件3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7人;查处行政案件6起,处罚7人,行政罚款3.726万元;捣毁非法狩猎窝点3处,收缴野生动物111头(只)、作案工具68个,清理互联网非法信息9条,并会同资源保护部门清查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和经营利用场所2272处(次)。

“接下来将开展以打击非法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行为为主要内容的‘2020雷霆行动’,在全市形成持续严厉打击非法交易、食用野生动物的高压态势。”市森林公安局副局长赵峰表示,该专项打击行动贯穿2020年全年,重点打击饭店、农庄、餐厅、农贸市场以及私人会所等场所非法收购、经营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行为。

野生动物就是病毒的蓄水池

在当前全国众志成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下,各地紧急出炉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政策措施,显然与这次疫情密切相关。

“病从口入的教训,在食用野生动物历史上,多是极为惨痛的教训。”越城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任乐介绍,有研究表明,世界范围内来源于野生动物的人类传播病比例已超过70%。中世纪欧洲暴发的黑死病,是黑鼠传到跳蚤,再传人;20世纪初导致几千万人口死亡的西班牙大流感,可能来自于鸟类;2003年流行的SARS冠状病毒,经研究确认起源于自然宿主蝙蝠,经中间宿主果子狸继而传给人类;2014年非洲暴发的埃博拉病毒,源自“丛林肉”买卖;再到这次的新冠肺炎病毒……

“民间有‘吃啥补啥’的落后观念,还存在饮食猎奇的心态,各种野味被端上餐桌,各种野生动物交易屡禁不止。”绍兴文理学院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田润刚说,这些看不见的危险病毒,会在野生动物频繁的交易环节中产生变异,突破物种屏障,变成人类的传染病,“一旦发生相关疫情,很容易迅速演变成一场全人类的巨大灾难。”

“就连我们最熟悉的宠物身上,都有12种常见病。”绍兴一家宠物医院的负责人陈先生说,他曾和职能部门一起对我市宠物常见疫病进行摸底调查,结果显示,危害我市城市宠物的常见疾病主要有三大类,即传染病、寄生虫病和营养代谢性疾病。其中,传染病有犬瘟热、犬细小病毒病、犬腺病毒病和犬冠状病毒病4种。

“我们都寄居在病毒星球,野生动物就是这些病毒的蓄水池。”哈佛大学免疫学和传染病学博士内森·沃尔夫在《病毒来袭:如何应对下一场流行病的暴发》中这样写道。

杜绝陋习首先要从自我做起

为何涉野生动物违法现象屡禁不止?“不惜高价追逐‘野味’,助长了对野生动物的不正常需求。”绍兴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资源保护处副处长赵锷说,在上虞区滨海湿地,每年冬天,上万只候鸟来此越冬或暂作停留。在暴利驱使下,每年此时都会有非法狩猎者铤而走险,利用夹网、弹网等工具进行捕猎。

“这条黑色产业链,从捕鸟、杀鸟到出售,每一环节都很专业。”绍兴爱鸟人士梁伟说。

“受一些传统饮食观念误导,一些人认为吃野鸟大补。其实,从营养学角度上看,常见野鸟的肉质与家禽并无明显差异。”任乐说。

在执法部门查获的案子中,不少是“毒鸟”案。“毒鸟者自己不吃,只卖给陌生人。”市森林公安局有关人士介绍,毒鸟者主要以3种方式处理鸟肉:一是拿到农贸市场去兜售;二是由“经销商”统一收购,“经销商”再分派给“小商贩”去兜售或卖到饭馆,有部分还流向外地;三是发动亲友到小区、农贸市场兜售,“最终,这些带毒的鸟肉都会流向餐桌。”

“滥食野生动物涉及猎捕、人工繁育、经营、运输等多个环节,仅仅依靠政府部门有限的执法力量,难以实现全面禁止的目标,需要广大群众的配合与支持。”赵锷说,公众应摒弃“野味”滋补、猎奇炫耀等不健康的饮食观念,停止滥食野生动物的行为,不参与乱捕乱猎、非法交易野生动物等活动。“在自身拒绝滥食野生动物的同时,也要积极劝告亲人不要食用野生动物,并配合支持打击违法食用和违法经营野生动物的执法活动。”赵锷说。

“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戮!”潘立新说,尊重、保护自然,让“告别滥食野生动物”成为我们每个人的理念,这是大家应当从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吸取的重要教训之一。

来源:越牛新闻原创   编辑: 钱天怡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