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原“圣人”生活起居,王阳明与绍兴酒的渊源

越牛新闻通讯员 谢云飞

2019-10-14 07:25  

有读者询问,王阳明生活在绍兴、学讲在绍兴、墓葬在绍兴,那他生前喜不喜欢黄酒?喝不喝黄酒?回答当然是肯定的。并且,王阳明与绍兴酒还颇有渊源。

用黄酒养生

据记载,明弘治十五年(1502),时年30岁的王阳明,因身体不适,请假还乡养病。在会稽宛委山“阳明洞天”筑室,专心修炼道家养生之法,调养身体。其间,就有“黄酒养生”的记载。

“一日坐洞中,友人王思舆等四人来访,方出五云门,先生即命仆迎之,且历语其来迹。仆遇诸途,与语良合。众惊异,以为得道。”(摘自《王阳明全集》卷三十三年谱一)

王阳明不仅早早令童子前往五云门迎接,还告诉童子,这四人中有一人手捧一坛黄酒。童子接到这四人后,发现与王阳明所说的完全相同。要知道,这四人来拜访王阳明,是带着礼物“一坛黄酒”来的,而“黄酒养生”自古就有记载。可见,王阳明是喜欢黄酒的。

王阳明“筑室阳明洞中,行导引术”,修身与静思,后被学术界视为思想发端与学术起点,所谓“一语良知扶圣谛,三年静住得天和”。从此,王守仁将“阳明洞天”的“阳明”,作为自己的别号,而名声大震。

爱喝绍兴酒

据记载,某年夏天,王阳明曾离开会稽“阳明洞天”,来到荷花盛开的杭州西湖游玩,写下《西湖诗》:“画舫西湖载酒行,藕花风度管弦声。余情未尽归来晚,杨柳池台月又生。”坐在西湖画舫里,带着黄酒,品着黄酒,游玩很晚还“余情未尽”,从诗句中可以看出,王阳明看着美景,品着美酒的雅兴。

王阳明爱喝黄酒到什么程度?在另一首《西湖醉中漫书》可知:“十年尘海劳魂梦,此日重来眼倍清。好景恨无苏老笔,乞归徒有贺公情。白凫飞处青林晚,翠壁明边返照晴。烂醉湖云宿湖寺,不知山月堕江城。掩映红妆莫谩猜,隔林知是藕花开。共君醉卧不须到,自有香风拂面来。”诗的最后一句“共君醉卧”道出了王阳明爱喝黄酒的程度。

另,笔者查阅《绍兴县志》得悉:“明时,绍兴酒业在农民副业酿制和酒商自酿自卖基础上,出现工场手工业酿酒作坊,一些著名酿坊,大都创设于此时。”亦说明了明代绍兴酒业已得到了空前的发展,遂促使后来绍兴成为当时全国黄酒的酿造中心,开始畅销域内,远销海内外,形成“越酒行天下”之说;同时,也反映了明时绍兴黄酒全盛时代的繁荣景象。因此,王阳明带着家乡的黄酒,“画舫西湖载酒行”也是很自然的事情。

渊源之由来

再来说说“渊源”。王阳明在10岁时,其父王华因“常思山阴山水佳丽,又为先世故居,复自姚徙越城之光相坊居之。”根据姚江王氏越城山阴住宅地域图,其光相坊宅第建筑旧址共有三处:第一处是光相桥东侧上大路河北侧的一所建筑(现下大路越王桥旁“永和家园”),是其父王华在越城的最早建筑,后改为“阳明书院”“王文成祠”;第二处是西光相坊的3所“大台门”(现下大路中国黄酒博物馆一带),并排而立,形成群落,为海日公(王华)为三房子(即守仁、守俭、守文)系分居而建造;第三处遂是上大路河南面王衙弄的伯府第建筑群。也就是说,前两处旧宅后均成为地方国营绍兴酒厂(黄酒集团前身)厂区,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笔者曾在该酒厂谋生,见过回字形“走马楼”、庭院深深的大台门。从这些遗址中,可见王阳明与绍兴酒之渊源。

《绍兴府志》“府城图”之“阳明书院”

在《王阳明年谱》中,有两处记载王阳明在伯府第宴请弟子门生:第一次是“嘉靖三年八月(1524),宴门人于天泉桥。中秋,月白如昼,先生命侍者设席于碧霞池上,门人在侍者百余人,酒半酣,歌声渐动……”;第二次是“嘉靖六年(1527)九月八日,是日夜分,客始散,先生将入内,闻洪与畿候立庭下,先生复出,使移席天泉桥上。”这两次“伯府宴”中,第一次出现了“酒半酣”,第二次虽没有出现“酒”字,但在“无酒不成宴,无酒不成席”的绍兴,王阳明与弟子门生联欢、话别,肯定有美酒相招待。如果这仍不足为信,那如今绍兴“阳明故居遗址”碧霞池旁的“饮酒亭”,便是一个很好的明证,“饮酒亭”顾名思义就是与友人学生相聚饮酒的亭子。

当然,王阳明虽有豪迈的一面,从年轻时喜欢饮酒可以看出,但他还是一个非常有节制的人,尤其是晚年身体状况不是很好的情况下,肯定是“适量饮酒”的。

(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)

来源:越牛新闻原创   编辑: 厉燕军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
小贴士
2步打开 越牛新闻
  • 点击右上角“…” 按钮
  • 使用浏览器/Safari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