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里的“顶梁柱”脑干出血,家中四老两小谁来帮扶一把?

越牛新闻记者 殷俊

2019-10-10 20:53  

“孩子爸好样的,不愧是当兵的,听着播放的阅兵视频的声音,激动得眼睛一眨一眨的。”今天,骆国芳高兴地告诉记者,丈夫俞柏良现在在杭州明州脑康康复医院治疗,情况在好转,当过兵的丈夫喜欢听阅兵的声音,她就每天放给他听。俞柏良脑干出血昏迷50多天来,妻子骆国芳一直悉心陪伴照料。

38岁的骆国芳是88路公交车站务员,鉴湖镇骆家葑村人,俞柏良是皋埠东杨湾人,两人同岁。骆国芳的父亲67岁,母亲60岁,两老有农保,但母亲有严重的腰椎盘突出,走路摇摇晃晃;公公婆婆也是六七十岁的农村老人,但没有交农保,也没有退休工资,一直在皋埠东杨湾务农。早些年,夫妻是和公婆同住的,后来为了方便孩子读书,才住到女方父母家。两人有一双儿女,儿子读初一、女儿读小学一年纪。夫妻二人都没有兄弟姐妹。两个孩子在绍兴读书,每天骆国芳都打电话督促两个孩子学习,并把孩子们的情况讲给俞柏良听。

“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儿子成绩很受影响,小女儿找不到爸爸妈妈,开始也经常哭……”骆国芳说现在顾不上孩子,丈夫一天也离不开她,他还这样年轻,自己一定要把他救回来。

8月中旬,俞柏良因高血压昏迷,住进绍兴市第二医院重症监护室,经诊治为脑干出血。医务人员告诉家属这种情况醒过来的概率很小,但骆国芳始终不肯放弃。在骆国芳的悉心照料下,俞柏良丈夫的病情渐渐有了起色,9月18,他终于可以脱离呼吸机。

为了赢得更大的生机,19号骆国芳坚持冒着危险,带着俞柏良转院到杭州明州脑康康复医院继续治疗,此前在市二院时,俞柏良体温就降不下来,一直使用冰床。在杭州治疗期间,俞柏良经历了体温如过山车一样起伏等各项难关,到现在,各项指标终于稳定,骆国芳感觉越来越有希望。

面对妻子骆国芳声声呼喊,俞柏良似乎有时能睁开眼睛回应。但医生表示这不能说明有意识了,什么时候能真正醒过来,要看病人的意志力。

“她家儿子非常优秀,我们到她家回访两个小孩的助学结对情况时,家中都是奥林匹克竞赛奖状、书画比赛奖状及书画作品。”浙江省义工协会义工余炳高说,骆国芳住在骆家葑的家,房子是农村老房,家中两位老人老实瘦弱,看上去身体都不太好。同去的还有省义工协会的王德荣,王德荣当场表示小孩学习书画的纸、笔、墨以后由他供应。此前,省义工协会已为这家因病至贫的困难家庭送去了5000元善款。

“丈夫生病后,她一直不离不弃,重情重义!这样的好人,应该来帮她!他们现在杭州已花了6万多元了,之前二院花费13万元,其中9月前的7万不能报销。因为正好男方在换工作,社保有短时间间断,后续治疗和康复费用估计数十万,医保能报销的有限。能醒过来的时间还不好说……”王德荣看着骆国芳的情况很心痛,同时也感到佩服她,据他了解,骆国芳的丈夫当过兵,当兵的时候就因表现好入了党,家中虽然老老小小一大家人,一直不富裕,这个顶梁柱的工作也并不稳定,但他总是乐于助人,周围人缘很好。

来源:越牛新闻原创   编辑: 王丽丽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