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人!绍兴援疆干部人才父亲节追忆父亲:我们都很好!

我的父亲

(绍兴市援疆指挥部 谢建平)

谨以此篇,纪念我的父亲,并在父亲节来临之际,代表所有援疆干部人才祝天下所有的父亲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。

“爸,少抽点烟吧”,大学放假的一天,回家看见父亲一个人在抽闷烟,一根接一根,地上已有五六个烟蒂了。母亲在旁边红着眼圈,我以为父母在吵架,母亲看见我回来,赶紧拉我到一边,“阿平,劝劝你爸吧,让他想开一点,又没啥大不了的”。原来前两天连续下暴雨,田里的稻谷全被水淹了,不少已出芽,产量明显减少。父亲一直在那里自言自语,“我本来打算上一周收割的,这下完了”。父亲就是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有点什么事就会想的很多,但又不善于交流。

(一)

父亲年青时家境其实比较殷实的,爷爷曾在上海滩跑堂,赚得不少的银元和珠宝,回来后买下了当地不少的田地和山林,雇了长工为他干活,算得上当地的富农了。奶奶自嫁给爷爷后便不再下地干活,全权负责家务杂事。那时晚上基本没有娱乐活动,没有电视,偶有会在村里做上一两场戏文,那也是要逢年过节的时候。那时农村晚上除了干那档子事情外,别无其他选择,所以奶奶几乎是隔年就要生孩子,甚至她的大女儿都结婚要生子了,奶奶也还在怀孕,这在现在看来简直匪夷所思。父亲读书到高中,这在当时的环境下实属不易。只是后来在文化大革命时期,爷爷被当成富农典型,天天批斗,家里值钱的东西也被抄个精光,生活也因此一落千丈,陷入困境。而母亲那时根正苗红,文化样貌样样出挑,但母亲还是毅然决然的嫁给了父亲,大概是父亲年轻时长得一表人才,帅气袭人。

(二)

在当时的农村,很多人没有上过学,基本都是文盲。父亲的文化在村里算是最高的了,所以村里有什么红白喜事,都会叫父亲写对联或挽联,父亲在这一刻是最得意的,也决计不会推迟。父亲在我看来,是绝顶聪明的,他会很多种工种,石工、木工、泥瓦工、甚至油漆工也会。他会无师自通做出许多令我惊叹不已的东西,如编竹篮、竹席,拗竹凳。甚至家里的大衣柜,校门等木制器具都是父亲自己打造的。父亲还写得一手好字,那时有人在外打工,基本都靠书信来传递信息,父亲基本上包揽了村里所有的书信书写任务。他们通过口述,把所要表达的意思讲给父亲,父亲通过自己理解写成书信,再转述给他们听,许可后邮寄出去。所以父亲在当时村里算是情感传递使者。在父亲和哥哥外出北方打工的日子里,父母之间也基本靠书信传递信息和思念之情,因为母亲也是有文化的人。后来的某一天,我帮母亲整理箱子时,在箱子底下翻到了一大沓信件,都是他们相隔两地时写的,信件内容大扺是互报平安,很少有浪漫或诗情画意的句子。

(三)

我小时候算是比较调皮捣蛋的,闲不住,也从不喜欢午睡,约一帮小伙伴满世界玩,不时会给家里带来点麻烦。比如把王家的桃树摇光了桃子,李家的小南瓜上打针注水了等等。所以常常有人来我家告状,父母免不了赔礼道歉,甚至还赔了钱的。父亲虽然话不多,发脾气时还是蛮可怕的,记得哥哥姐姐是挨过父亲不少打的,虽然惹了这么多麻烦,但父亲唯独很少打我,只是狠狠训斥我一顿,大概是父亲比较疼我吧。记得有一次在猪场与小舅舅铡猪草,那时流行用直行长柄刀铡草,那次我与舅舅两人同拿一把刀铡草,舅舅拿上头,我拿下边,一个不协调,刀铡出猪槽外,那时我正穿一双破凉鞋,咔嚓一声,铡刀直接切进了我的右脚背,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,我几乎昏了过去,舅舅在旁边已呆若木鸡。马上有小伙伴报告了父亲,父亲箭一般来到我身边,立即将我抱在怀里,一手托着我几乎断裂的足背,向村医务室狂奔而去。那时村医务室条件极其简陋,连麻药也没有,几个大人按住我就开始缝合伤口,我疼痛难忍,死死的咬住了父亲的肩膀。等到缝合完毕,父亲肩上的肉几乎被我咬掉一块,但父亲一直强忍着并且鼓励我好样的。现在每每洗脚看到右脚背的疤痕时,就会想起父亲坚实与宽厚的肩膀。

(四)

"阿平,你爸说胃有点不舒服,有好几天饭吃的很少,要不你回来一趟吧",我在北京宣武医院进修的某一天,母亲打电话给我,语气比较焦急。我立即请假回了家,父亲较前消瘦了很多,但精神尚可。见我回来,父亲很高兴,说母亲大惊小怪的,又没什么大事,惊动我从大老远赶回来。我立即联系好了医生,给父亲做了全身检查,胃倒是没问题,却发现肺里有一个肿块,我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请胸外科主任会诊后证实了我的预判---肺癌。真是晴天霹雳,我不知该如何告诉母亲,怕她承受不了。我与哥哥姐姐商量,想选择一个委婉的方式告诉母亲。看到我们的表情,母亲其实已猜到结果。“阿平,告诉我实情吧,是不是一个字的”。那时农村人称癌为一个字。我点了点头,母亲强忍泪水,嘴里不停的念叨:都说好人有好报,怎么会这样?好日子总算熬出来了,你爸却……,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

父亲抽烟很凶,每天要一二包,母亲曾经多次劝父亲戒烟或少抽烟。因为村里与父亲年龄相仿的几个壮劳力,都在六十来岁时相继因肺癌或其他绝症离去。当时的境况其实对父亲也是有触动的,一度父亲减少了抽烟,母亲很高兴,特意为父亲准备了瓜子、话梅等消闲食品,让父亲戒烟难受时有个手势。但事情过去后父亲又恢复了原状,甚至有增加趋势。母亲见拗不过,便也无可奈何。

(五)

父亲这次终于还是同意住院了。之前父亲是极其反对进医院的,他始终认为自己的身体非常好。确实父亲年轻时力气大,最厉害时能挑三百斤重的担子,能吃能睡,总有使不完的劲。母亲也曾很骄傲,说父亲从来不打针吃药,连小毛小病也没有。所以平时我们让他做个体检,父亲是绝不会同意的。“体检个啥,好好的,花那个冤枉钱”。甚至在这之前的一年半,终于说动父亲做了一次全身检查,也未检查出有什么异常,也更让父亲有了底气。“我说嘛,我身体很好的”。

让父亲住院也颇费了一番周折。“阿平,我现在很好啊,住什么院,最多配点药吃吃就好了”。母亲和我们最终还是保了密,没有向父亲透露病情。与主管医生也沟通好了,只说是肺里有发炎,需要住院挂盐水,不住院的话炎症好不了。住院后,主管大夫给我详细分析了父亲的病情,认为肺部肿瘤位置相当不好且周围淋巴结扩散,已是癌症晚期,没有手术的必要了。我自己是医生,当然知道实情大抵如此,但仍是心有不甘,刚好又在北京进修,特地请北京诊治这方面疾病最好的专家会了诊,也都摇摇头。所以最终只能选择保守治疗,先予药物化疗。谁知第一次的化疗药物就令父亲呕吐不止,痛苦不堪。父亲就断然拒绝再次治疗,“什么盐水,不挂倒没事,一点小毛病反而挂出事情来了”。父亲执意要求出院,主管医生也别无他法,“反应这么重,看来化疗不适应,那选择放疗和中医试试看吧”。

父亲不肯再住院治疗,要求我配点药物口服就行,“你看,我身体不是很好吗?现在胃口也好了,气力也有,家里又有这么多农活要做。”那时的父亲从外表来看确实不大看得出来。我心里非常矛盾,一度想告知父亲实情,但我知道父亲脾气,话虽不多,但执拗而敏感,一旦告知,可能精神就垮了。同时身为医生的我对晚期肿瘤的化疗和放疗也是心存纠结,因为亲眼见到很多病人放化疗后免疫破坏,抵抗力下降,最后也很快就离世了。所以心里在想是否存在可能:病人不知病情,心情愉悦,正常生活,不予任何治疗,也可能活这么久甚至更长呢。

但现实是人的心总是不死的,总想通过现代医学让生命能延长一点,所以最终还是让父亲做了放疗以及中医治疗。期间有半年左右父亲似乎病情有所稳定,胃口也开,虽然体虚力弱,但精神尚可。然癌症总归是魔鬼,尤其是晚期肿瘤。一年后,虽是竭尽全力,遍寻良医,父亲却还是走了,留下母亲声嘶力竭的呼唤。父母感情很深,执手相望这么多年。整整一年多,母亲都没有从父亲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,每每望着父亲的遗像泪如雨下。弥留之际,父亲曾拉着我的手,“阿平,虽然你们一直瞒着我,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结果了,晓得是治不好了,我只是不想让你们这么忙碌。我担心你母亲会接受不了,所以你们要好好照顾她。只是觉得有点遗憾,要能再活两年就好了,逃过七十岁,人都说逃过这个坎,就不会得这个病了,我以为我能逃得过去”。当时的我跪在父亲面前,泪如滂沱,久久不能言语……。

(六)

父亲走了已七年有余了,心里总有愧疚。在后来的几年中,也时常会梦见父亲,梦见父亲点着一支烟,语重心长的对我说:阿平,穷人家的孩子,只有把书读好,才有出山日子,才有皮鞋穿,不用沾泥巴。同时做人要厚道,不要斤斤计较。为了我们子女能接受教育和有好的生活,父亲您一生劳苦,没有好好享受过清福。您为人忠厚老实,时常教育我们要安分守己,不要给别人添麻烦。如今您的三个子女都靠自己的双手幸福成家,母亲身体也很好,父亲,您放心吧,愿您在天堂不再辛劳,一路走好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思念骏马

(绍兴市援疆指挥部  张浩杰)

父亲属马,我属鸡,从小父亲这匹骏马就非常宠爱他的小公鸡,而在小公鸡的心里骏马一直是他的偶像。

父亲是强壮的。家里那辆28寸的老坦克一直伴随着我童年记忆,车子是什么牌子早已忘记,但是老坦克给家里带来的快乐是永远不会忘怀的,父亲载着我跟母亲去过百官(老家在沥海,那时去趟百官不容易,而父亲是经常载着我们去的),到过绍兴,最远上过杭州(记得那次你载着我们骑了一天半,到杭州之后拍的照片至今还留着,说起这段经历你是自豪的,因为很少有人能载着一家人骑车到杭州的)。那段时间对你来说我想也是最难忘怀的,因为车子后面载着的是你的青春,前面坐着的是你的未来,而你就是青春与未来心中的那座靠山。

父亲是热心的。一次,村里一户人家着火,你二话没说就拿着脸盆去救火了,房子是那种一层楼的建筑,我看你站在最危险的房梁上,接过别人递来水盆拼命泼水,最后,火是熄灭了,而你的手表也丢了,但你从没向别人提起过此事。镇政府的千斤保险箱要挪地方,需要四个人去抬,能胜任的人很少,身体强壮的你义不容辞又去了。父亲毛笔字写的不错,所以过年的春联也好,村里的横幅也罢,你是有求必应。

父亲是睿智的。17岁做了村里的会计,22岁师专毕业做了一名数学教师,为沥东初中你付出过很多,当过班主任,做过教务主任,担任过副校长、书记,但是你说你最爱的还是两样,自己数学学科与自己的学生,而我知道学生也是非常喜欢你的,记得一年高考,你教过一个学生考前心态不好,希望你能陪他,高考期间你到崧厦高中连续陪了他三个晚上。初中时,你教过我一年的数学,那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学生这么崇拜你,数学本身是枯燥的,但是你能结合生活实际,善用方言典故,把数学课上的生动活泼。后来,我大学毕业传承了你的衣钵,与丽丹(妻子)一起做了高中数学老师,你笑着说家里从九年义务教育上升到十二年教育(母亲是小学教师),把数学中二维平面几何拓展到了三维立体空间,希望将来下一代能当上大学老师,那时就教育全覆盖了。

父亲是喜酒的。从我记事开始家里就没断过酒,啤酒、黄酒、白酒、红酒都是有的,这些酒当中父亲最爱还是家乡的黄酒。父亲酒量是不错的,平时下班回家总会喝上半斤八两,遇到家中有客,1斤2斤对你来说也是不在话下。当然,也有马失前蹄,喝的大醉,狂吐不止的时候,但到第二天中午你又会给自己斟上一杯,套用你自己的话说这叫酒引酒,一方面是把昨天的酒补上,另一方面可以增进酒量。有时你也会给我讲喝酒的趣事,说一个人喝醉酒骑车回家,路过池塘时摔了一跤,这时正好酒劲上来在池塘边吐了一地,并且就地而睡,碰巧池塘里养的是甲鱼,早晨醒来有几只甲鱼在吃昨天的呕吐物,那人顺手就把甲鱼带回了家。甲鱼小时候我是吃到过,所以有时在想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你自己。

父亲,今天是你离开我们的第841天,原本以为对你的思念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淡去,但是对你的思念就如家乡的老酒越存越香,越存越浓烈。父亲,我想你了,不,其实我从来没有叫过你父亲,因为我觉得父亲叫的沉重,爸爸来的亲切。

爸爸你知道吗,小时候你经常跟我讲起叔叔阿姨在新疆的故事,从而在我心中埋下了来疆种子,现在我已经实现了这个梦想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援疆教师。爸爸,你放心,这里有关爱我的领导,帮助我的援友,喜欢我的学生。爸爸,你放心,这里的人民热情好客,风景壮丽,瓜果飘香,美食多样。

爸爸你知道吗,家里丽丹贤惠,妈妈健康,牛牛强壮,花花可爱,而远在他乡的我在努力实现心中的诺言。

爸爸你知道吗,新疆阿瓦提有一种美酒叫慕萨莱思,就是诗句中“葡萄美酒夜光杯”中的葡萄美酒,它微酸带甜、原汁原味、芳香扑鼻。爸爸,我好想也让你也尝上一次。

爸爸你知道吗,小公鸡想念心中的骏马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