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“赌王”之子何猷君:一心想从豪门突围的孤独“学霸”

640.webp (19)

在强大的家族光环笼罩下,他尽力让自己眉眼清晰起来,活出“何猷君”三个字的本来面目。但“赌王儿子”这个标签既是一生的荣耀和庇护,也是一生的束缚,是他需要终身与之抗争的命运。

这是一个被贴上多重标签的95后年轻人。在八卦媒体的描述中,他是豪门贵公子,帅气多金,美女环绕;在粉丝口中,他是数学学霸,聪明的“酋长”,温和热忱,带着大男孩的顽皮;在迄今极少披露的创业项目中,搭档对他的评价是勤奋、敏锐、注重效率,偶尔也会训人。

何猷君与这些标签共处,并挑选着它们。他是“赌王”何鸿燊的四房儿子,完成麻省理工学院的学业后,拒绝了“世界最大金融公司”的工作邀请,离开家族荫庇的港澳,于2016年前往上海创业。藏身于一间5平方米、月租金四五千元的办公室,鲜有媒体知悉。

这个自出生起就被镜头追逐的年轻人用“媒体的游戏”形容渐渐熟稔的规则与套路。可以觉出,何猷君乐于向外界展露的部分,是作为“普通人”的一面。至于背后笼罩着神秘光晕的财富家族,则多有隐晦。就如同何家位于香港浅水湾山顶的古堡私宅,坊间流传着它的奢华和森严,但走到近处,才发现城堡被繁密的植物严实地遮挡着,看不清轮廓,唯有枝叶的空隙间,隐约露出浅浅一角的屋宇峥嵘。

庭院乌沉沉的铁门上,一只金色飞马牢牢浇铸在上端,昂首顾盼,但永远也挣不开、飞不走。从某种角度看,这恰好隐喻着何猷君与家族的关系。何猷君评价自己是“一个好胜的人”,希望别人认可他展翅飞翔的姿态,并在很多采访场合强调“不靠家里”。但事实是,他的努力在豪门光环下时常显得黯淡,人们更多记住的,仍是血统赋予他的高贵羽毛。

沿环山公路而下,是香港著名的公众海滩浅水湾。人们在沙滩上追逐嬉戏,笑声不绝。岸边叫卖着8港币一杯的冰沙和12港币一盒的烧麦。在假日,游人的欢闹会持续到深夜,直到晚风拂去喧嚣人声,月光把沙滩镀上明亮的银色。

“ 

从山顶到山脚,从云端的财富家族到烟火人间,是40分钟的步行距离,若是开车,只需10分钟。但或许,这一段路,何猷君20年也没能真正走过去。

朱门之内

何猷君童年的大部分回忆,贮存在浅水湾道四号古堡。这是何鸿燊四房太太梁安琪及其子女的居所,5层楼。与赌王的一号古堡相隔不远,同样位临高处,凌然俯视着海滩,高耸的铁门没有一丝缝隙。两只石狮子倨傲地蹲在门口,守护着深深庭院里的往事。

一万平方英尺的古堡容纳的童年记忆有限。何猷君最早有记忆的画面是和哥哥何猷亨玩玩具车,以及在客厅和小伙伴打网球,经常打碎水晶灯和古董。像很多“普通”男孩一样,何猷君被家人的爱包围着长大,玩着闹着也闯着祸。他和妈妈关系更亲密,会抱着脖子撒娇;爸爸有威严感,工作很忙,但每天会来看孩子们一次,曾经送给他皇马的签名足球。

铁门之外的世界对何猷君一度显得陌生。童年时期的香港不太平,治安案件频发。他出生次年,李泽钜绑架案令豪门人人自危。除了上学,家人不允许他随意出门。往返学校全是专车接送,保镖随同。

古堡对外的窗户是黑色的,拒绝一切来自外界的窥探,丝毫不显张扬。如同何鸿燊古堡守卫对《博客天下》所说,从宅子里开出的车大都是普通品牌,从中很难联想到主人的身份。

但这些难以掩去这个家族的故事中迷离而张扬的光彩。拥有荷兰、英国、犹太等多国血脉的何东家族,是香港开埠后的第一代首富家族。他在中国入乡随俗,把名字里的“H”化为“何”姓,并规定了世系排辈用字。何鸿燊的父亲何世光一代男性行“世”字辈,何鸿燊这一辈是“鸿”。何猷君继承“猷”字,谋略之意。名字中的“君”是何鸿燊所取,寄望儿子成为谦谦君子。

何猷君摆弄玩具车的时候,何鸿燊经营的赌业王国已扩张至顶峰,控制着5000亿港元资产,18家赌场,个人财富达700亿港元,名列港澳十大超级富豪。何鸿燊共娶4妻生17子女,子女年龄跨度从60后到90后。何猷君的母亲梁安琪1960年生于广州,育有4个子女,何猷君是次子,上有姐姐何超盈,哥哥何猷亨,下有妹妹何超欣。

640.webp (20)

显赫家族给何猷君留下鲜明的血缘烙印。他的外貌显露出混血气质,浓眉大眼,俊朗瘦削。一直以来,他的名字在娱乐圈颇受追捧,在家族里是极高调的存在。在一些报道中,何猷君的长相被形容为“最近似”年轻时风流倜傥的何鸿燊。

至于其他一些烙印,就如“赌王之子”的身份一样,何猷君很久之后才意识到它们的存在和意义。它们如滴水穿石般,在他的成长中慢慢刻下痕迹。关于荣耀,也关于孤独。

第一缕孤独或许来自童年的古堡。尽管在仰视的外人看来,那是童话王国的梦幻城堡,巨大、辉煌。小时候,何猷君在院子里踢足球,不小心踢远了,司机就得开着车去找。可童话里王子的真实生活未必全是幸福,也有规矩和束缚。接受《博客天下》采访时,言辞一贯温和谨慎的何猷君,罕见地使用“被捆绑”的说法,形容自己和童年的家。

与许多豪门故事相似,何家的家族关系在表面的和谐之下,亦有复杂微妙的一面——夺产风波屡屡见诸报端,四房之间暗流涌动,其间压力少为人知。何猷君记得,母亲管教子女极严格,小学“家长日”必亲自参加,并为孩子安排补习较弱的科目。何猷君需要拼命读书,用漂亮的成绩单换取新款游戏机,还因为玩的时间太少,偷偷把游戏机藏在床下,不让妈妈发现。

640.webp (21)

▵何猷君眼中,母亲梁安琪是个女强人。图为母子一起参加活动

就像生活其间的人往往感觉不到天体的自转,了解“何鸿燊儿子”的身份,以及它意味着什么,对何猷君来说,是缓慢、崭新又带着困惑的过程。何猷君12岁前在香港湾仔区的华仁小学读书,放学时,他发现总有同学的父母拦住他,问他的父亲是不是何鸿燊。还有一些记者专程去学校拍他。

老师对他格外关注,这关注又带着一些刻意的教育和警示,做错事会有双倍惩罚。采访中,他谈起印象深刻的一段记忆,有次班级好些人吵闹,他在静静做功课,循声而来的老师进门就说:何猷君,整个班级最吵的就是你,你给我出来。他只好默默出去罚站,“很冤枉”。

“或许,老师的出发点是让其他学生知道,就算身份特别,得到的效果也是一样的。”多年之后,这个已经长大的男孩说。往事勾起他唇间一抹淡淡的笑纹。

外面的世界,直到何猷君12岁时才缓缓揭开面纱。那年他遵循家族传统,独自前往英国读中学。回忆起当初那个背着包裹在机场等待的瘦削少年,何猷君说“只感到开心,并不害怕”,他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新生活,带着迷惘、兴奋和冲动,就像飞马想要飞离城堡。

未知的世界总是值得期待,譬如第一次搭巴士,是作为考试得A的奖励,此前何猷君对这种双层的交通工具神往已久。那次,他和哥哥在保镖的陪同下,坐在巴士最前排,风景在眼前呼啸而过,“像过山车一样”,新奇又刺激。他觉得就像一种探险。

王子离开童话城堡,真实生活中的“探险”等在前方。何猷君摆好姿态迎击,却很快发现,压力如影随形。

赌王之子

压力的一部分来自父亲何鸿燊,这个把人生活成耀世传奇的男人。

这对豪门父子之间隔着一代人的时光。何猷君出生时,何鸿燊已经74岁了,人生的交响乐渐至尾声,但全世界都流传这个一手缔造商业帝国的男人的传奇乐章,其中既有运筹商场的成就,也有八卦情史的绚丽和神秘。在不少媒体记者笔下,年轻时的“赌王”高大英俊,神采飞扬,令无数女性倾倒,甚至有外国美女苦恋他未果,干脆出家做了修女。

可以设想这样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激励和压力。何猷君是父亲存世最小的儿子,他保存着出生当天的相片,父亲拿着一束花到产房看望母亲。这是何鸿燊目睹第16个孩子的降生。何猷君觉得,他的出生对父亲来说习以为常,未必有太多惊喜,但“应该还是会开心的”。

在网上流传的何家生活照中,何猷君与父亲靠在一起,亲密地扮鬼脸。但在现实中,由于年龄差距过大,这对父子很难如朋友般亲密无间。何猷君对父亲更多的感情是尊敬和钦佩,“坐在旁边就感觉他气场很强”。对母亲,他可以自如而亲昵地说“我爱你”,对父亲说这句话则要用英语,带着少年的羞涩。

父亲很忙。这是很多孩子的童年印象,何家儿女的感受尤其明显。在懵懂的成长过程中,何猷君很早就意识到父亲的不平凡,“那么厉害的一个人”。接到父亲的电话,会让儿时的他“受宠若惊”。在繁忙的空隙间,父亲给予的温情更是珍贵记忆。何猷君记得,父亲每天下午6点下班后,会到不同的地方看望孩子们,之后再回去工作和应酬,忙到很晚。

那些温暖的片段在回忆里闪光。10岁时,何猷君在父亲的房间看美国网球公开赛,他喜欢的纳达尔连输了两盘。这时保姆喊他接电话,电话里是父亲戏谑的声音:“儿子你在看网球对不对,你把遥控器扔上电视了吗?你别扔啊,你妈会让你用零花钱赔的。”后来保镖告诉何猷君,何鸿燊知道纳达尔正输球,儿子应该不是很开心,特意在会议中途抽时间打电话给他。

庞大的家族与运行其间的缜密规则,淡去了平凡父子关系中的琐碎与烟火气,留下温情包裹的距离感。以至于何猷君记忆中父子俩偶尔的争吵,还是因为网球。父亲是费德勒的粉丝,而何猷君喜欢纳达尔。“他们打决赛的时候,我们本来一起在爸爸房间看,后来吵得太厉害,我妈叫我去外婆家看。”他淡淡地笑。

何鸿燊93岁生日时,何猷君写了一段歌词,送给父亲当生日礼物:“爸爸我小时候很多问题,为什么别人爸爸接放学,你却在电视里讲几百个语言,你与众不同又高又帅逗得我们超开心。你常常说成功不是几百亿,而是我们对家人的爱意。”

每个孩子的成长经历中,都少不了爸爸妈妈讲的故事。对何猷君来说,父亲就是最精彩的故事主角。吃饭时,何鸿燊会和孩子讲自己的许多经历,譬如小时候读书不用功,后来家里破产了,付不起大学学费,于是拼命把所有教科书背完,考上香港大学,拿到奖学金。

“没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到的。”长大的何猷君沉思着说出这句话,他觉得这就是父亲想要在故事中传递给他的力量。

这个信念贯穿着传奇“赌王”跌宕的发家史。何鸿燊20岁时,太平洋战争爆发,香港沦陷,他为了躲避战火逃到澳门,身上仅有10港币。青年何鸿燊下定决心,要干出事业,风里来雨里去,遇到过海盗劫船,也曾被日舰追击,还被竞争对手扔手榴弹。这些常人绝难忍受的艰危如利刃悬颈,何鸿燊见招拆招,22岁成为港澳最年轻的百万富翁。

这类故事伴随着何猷君的成长,起初是温馨的家庭笑谈,却随着年岁和记忆渐长,慢慢有了不一样的意味。

父亲是何猷君一生的大树,给予他强大的庇护,使他的成长不必承受风雨,也投下他或许永远难以走出的巨大阴影。模仿和超越自己的父亲,是很多男孩的心结,何猷君也是如此。在这个意义上,父亲商业帝国的辉煌,或许也是一个好强少年难以企及的高度。

霍英东曾说赌王好胜,处处都喜欢赢。何猷君认为,自己在这方面和父亲很像。

“好胜,我在每个领域都很好胜,在学校会想打败我的同学们,踢球时觉得一定要赢,打网球时觉得一定要赢,打游戏时觉得一定要赢,创业时觉得一定要赢。”何猷君飞快地对《博客天下》说了4个“一定要赢”,眼神透出一种执拗。

何猷君想要父亲为自己骄傲。如果生在普通人家,父亲对儿子寄予的所有期望,他都出色地做到了。何猷君读小学时成绩始终在前三名,两度在“世界数学竞赛”中获奖。何鸿燊曾作为嘉宾亲自给儿子颁奖。

致辞中,何鸿燊欣慰地说,他和获奖百余位小朋友的家长一样,为子女的成绩感到骄傲。

后来,何猷君走上更多属于学霸的颁奖台,走进麻省理工学院,创立公司,谋划着自己的人生成就。

而父亲的成就,终究是难以逾越的。

这些感受,在何猷君的成长中,不断被刺激、思索和融会,如蚌壳里的沙粒被包裹成珍珠。

创业的时候,何猷君选择了家族鲜少涉足的科技领域,很难说清这个决定是否含有证明一些东西的倔强意味。

但显然,这更预示着独力打拼的种种困难。何猷君不怕,他说父亲曾教孩子们骑单车,刚骑了一个多小时,就拆了两个辅助轮;当孩子摔倒,父母就会边看边笑。何猷君想起这件事,认为爸爸是想教他们“跌倒就要站起来”。

光环之重

在不少旁观者眼里,何猷君迄今交出的答卷似乎证明,这个年轻人22年的人生畅然无阻,从未“跌倒”。

从小到大,何猷君学业优异,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2011年在全英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以109/120的优异成绩胜出。2013年被麻省理工和剑桥大学同时录取。他选择了麻省理工,成了当年全港唯一一个被这所学校录取的学生。

读大学时,何猷君每学期选8门课,经常在图书馆做功课到凌晨三四点。有一次,他在图书馆住了5天,在社交媒体上写道:如果24小时后没听到我消息的话,请帮我打 911(急救电话),最有可能在 Hayden Library(海登图书馆)晕倒了。

3年后,何猷君提前结束本科学业,被录取为这所古老名校“史上最年轻”的金融硕士研究生。他曾在网上晒过一份本科成绩单,科科接近满分。

收到录取通知书后,何猷君爬上麻省理工著名的白色圆顶建筑,张扬地宣布自己考上了金融硕士。他喜欢这种仪式感。

成功爬上圆顶建筑,即使在天才云集的麻省理工,也是一件极光荣的事情。这座建筑是矗立在校史上的有趣谜题,要想登顶,需攀爬窗户和穿越迷宫般的地下室,还有复杂的密码要破解。据说100个麻省理工学生只有1个能上去。

又一次,何猷君站在了他想要的高度,展开身上印有“Genius”(天才)的红色T恤,欢呼跳跃。

镜头定格了这一刻。何猷君努力的痕迹在家族光环的映射下,更显荣耀。《人家比你有钱还比你学习好怎么办?》之类标题的文章,在网上传了又传,故事的主角就是何猷君,并配有他在图书馆专注学习的照片。不同于许多“富二代”名字闪烁的暧昧金色,何猷君用熬夜学习的汗水,为自己的名字镀上一个晶莹的轮廓,单纯、专注,充满正能量。

“到现在,媒体对我的评价都蛮正面的。”何猷君说,眉梢挑起一丝满足。

何猷君在微博上的粉丝大都是学生,追着他喊“学霸”,要向他学习。何猷君没架子,会给准备考试的学生打气。学业是何猷君给自己画出的小小光圈,他在里面感到安全和舒适。

“ 

但这不够,有更大的压力悬在他头上。“责任” “努力”这一类词,在何猷君的访谈里出现频率很高,他习惯以此来提醒和振奋自己。或许源自家族血脉里的拼劲,也或许和对成功的迫切有关。

这个年轻人用力地勾勒着心中想要实现的东西。他把自己的人生目标比作“飞去火星”:“如果你的目标是那么厉害的,就算你完成不了,也走了很远的路,至少上了太空,上了月球。”

在麻省理工的图书馆里,有许多像何猷君那样昼夜苦读的青年,对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而言,知识和学历足以铺就光辉坦途。但对何猷君来说却未必如此。陪伴、甚至刺激他前行的不是图书馆的清冷夜灯,而是头顶耀眼的太阳,以及它不断释放的灼热。

某些压力的源头,是清晰易见的。何家二房长女何超琼生于1962年,是美高梅中国联席董事长,香港前女首富;二房长子何猷龙生于1976年,是新濠国际主席,2016年福布斯香港富豪排行榜中最年轻者。人们猜测,未来赌业帝国的继承人将在他们之中产生。何鸿燊其他一些年长的子女,也在商业帝国中担当着各自的角色。

作为与兄姐年龄悬殊的幼子,何猷君在目前媒体披露的信息中,从未被赋予有关家业的期待。但母亲与二房的明争暗斗,早已浮出水面,衍生出带着猎奇色彩的种种猜测。何猷君在这些流言中的感受不为人知。但他毕业后的选择,始终游离于家族事业之外,并对有关“依赖”的说法有点敏感。在上海创业时,他一度拒绝搬至父母名下的场地以节省租金,直到同伴劝他:“先欠着,现在救急,公司有钱了再还回去。”

何猷君的合伙人、产品经理戴炜告诉《博客天下》,初次谈合作的时候,何猷君就向他说明,不希望事业因为家庭因素马上做成,希望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。他的坚持打动了戴炜。

何猷君从不言创业艰难,但时常工作到很晚,周末也会主动加班。

公司办公室里有一个红色钢铁侠模型,何猷君有时会摆弄它。不难想象他为什么喜欢钢铁侠。在这部电影中,钢铁侠托尼也是位聪明的富家公子,麻省理工毕业,创造出酷炫的红金色钢铁衣,保护世界。

人生之远

何猷君与古堡渐行渐远,他必须开创属于自己的道路。

创业以来,何猷君习惯了奔波忙碌。一个月坐近20次飞机,辗转在香港、澳门、深圳、美国和以色列。

何猷君的创业项目与人工智能相关,这个领域最先进的技术在以色列。何猷君两三个月去一次,多数时候只身前往,尽管这个国家被很多人认为并不安全。

不同风景在他的生命中留下痕迹:香港的冬天从未飘雪;麻省理工的冬天是白色的,厚厚的积雪中,鞋子一踩就陷进去;上海即使飘下几片雪花,也似乎没什么气力,落在地上就没了踪迹。

忆及22年的成长旅途,何猷君觉得,坚持选择麻省理工学院,是“出生以来最果敢的决定”,“第一次反叛”:何鸿燊更希望他去剑桥,而父亲在家里是绝对的权威。何超琼当年就是按父亲的建议,把志愿从英国文学系改到商学院。

“我爸爸老了,可能没听说过麻省理工。”何猷君说,但自己更向往麻省更具创新和活力的氛围。

毕业后,何猷君再度背离家人意愿,暂时放弃硕士阶段的学习,开始创业。

或许,在他的世界里,一些关于自由和理想的东西,从那些时候开始闪烁。

儿子的创业项目何鸿燊并不熟悉,他给何猷君的建议只是不要被骗。但何猷君觉得,父母对孩子可以提供的最大帮助就是,放手让你去做。

创业公司刚刚搬了办公室,这里是何猷君向往已久的一方自由天地。办公区域约160平方米,装修简单,十多名员工。墙上贴着一幅人脑图像,左边画着爱因斯坦质能方程、显微镜等象征逻辑思维的符号;右边是相机、吉他等寓意创造的元素。在“逻辑”和“创造”的交锋之中,新创意源源不断地涌出。何猷君被创业的激情笼罩,工作投入而专注,经常不吃饭,有时凌晨3点还在开会。

对成功的迫切感缠绕着他。何猷君甚至认为,不应该因顾及身体、追求有规律的生活而浪费时间。他相信“医学的进步”,认为等自己到了50岁,什么病都可以治,“现在都可以换脑了”。

戴炜说,何猷君更喜欢上海,一个原因是上海媒体对他的关注度远低于香港,距离让他感到舒适。“他的家庭背景决定他不是普通身份,但他很想普通、正常地做一些事情。”

渐行渐远之际,古堡留给何猷君最深的羁绊,是有关亲情的片段。何猷君的微博头像是和母亲的合影,朋友圈封面是和父母一起参加何鸿燊社区书院命名典礼的照片。它们给予他力量。

640.webp (22)

何猷君在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典礼上,与妹妹何超欣合影

2016年,正是创业繁忙之际。妹妹何超欣17岁生日时,何猷君专程坐12个小时飞机到伦敦,给妹妹送生日礼物,是一只戒指。小时候,因为父母很忙,两个不被允许出门的孩子在古堡里做伴,兄妹感情特别深。

从麻省理工提前毕业,是何猷君送给母亲的礼物。毕业典礼两周前,他才送上这份惊喜,打电话给妈妈叫她订机票。妈妈开心极了。那次,四房三代成员齐聚校园,为何猷君庆祝毕业,舅妈还特意订了一个麻省理工造型的蛋糕,上面写着:天才。

“唯有亲情是用钱买不到的。”何猷君说。这种羁绊埋藏在漫长的时光之中,前途浩瀚,他频频回望。

譬如12岁独自去英国,何猷君不适应那里的环境,孤独感伴随着他。那时何猷君每天早上给爸爸妈妈打电话,诉说心里话;但身在异国,何猷君的优越感消退了不少,和同学交往也更自然。男孩们结成平等的友谊,快乐地成长。

逃离和依恋这两种情绪,交缠在这个年轻人的成长中,推着他跌跌撞撞,却又义无反顾地前行。

真实世界

何猷君离开香港后,何家四房也搬离了浅水湾的古堡。在浅水湾一带巡转的出租车司机Wilson告诉《博客天下》,偶尔还会有游客请他载到浅水湾四号,相机“咔嚓”,把有关财富家族的好奇收入镜头,宛如那是一道风景。

何猷君用了很多年才接受,被家族光环照耀的他,本身就是一道风景——或许永远都是。在香港,何猷君吃个饭也会被认出。而随着在内地曝光度提升,被认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。采访期间,一名男子走近问:“你是那个何什么先生吗?”他不知道猷字该如何读音。

那个没乘过巴士的男孩长大了。现在的何猷君在上海经常搭地铁,包括上下班高峰期,这是为了避免堵车浪费时间。他说自己是“注重效率的人”,会因为无谓的时间浪费而烦躁,为此他不介意与陌生人肢体碰触。

而且,在他看来,“挤地铁有演唱会一样的人气,有种从游戏里回到真实世界的幸福感。”

戴炜则很反对何猷君乘地铁。他说何猷君是公众人物,喜欢的事必然会受限,不应该任性。现在的何猷君依然不能独自在街上走,“会有人跟着”。

现在,何猷君的一半开销仍是来自家里,员工工资发不出来了,他来垫付。

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,何猷君也追星。生日那天去听偶像周杰伦的演唱会,他进后台合影,周杰伦祝他生日快乐;表白是甄子丹的粉丝后,甄子丹在深夜发微博向他致谢;和贝克汉姆夫妇合影时,贝克汉姆右手搭在他肩膀上,何猷君在微博上以老朋友般口吻说,David跟Victoria又来中国啦。

他还喜欢运动。一起打网球的对象是李娜、纳芙拉蒂洛娃、布鲁格拉。他还与费德勒、罗纳尔多、张德培合过影。

母亲生日那天,何猷君弹唱了改编歌词的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庆祝。那段钢琴是李云迪给他“秘密培训”的。

在自己的世界里,何猷君保持着相对简单的生活习惯,平时习惯吃快餐,基本不戴手表,用手机看时间。没有买车,上海有司机,他觉得没必要考驾照,短距离飞行会坐经济舱,理由是没必要浪费钱。

何猷君记得父亲的一句教诲,“对每一个人都好,内心是怎么想的,不要告诉任何人,你自己要做出什么防备,是你自己的事情,对外一定要有礼貌谦虚。”这也是何猷君应对媒体的方式,像优雅而坚硬的壳。

但“真实的世界”确实曾在一瞬间,在何猷君的生活中闪出一角轮廓。

那是3月12日晚上11点多,何猷君和搭档Carter乘经济舱从香港飞往上海,抵达浦东机场后,因为搭档的护照遗留在飞机座椅的袋子内,他们无法入境。凌晨1点18分开始,何猷君拨了10次航空公司热线,都没接通。5点13分终于接通电话,但沟通无果,他被冷冷告知护照丢失需要返回香港补办。

640.webp (23)

何猷君和搭档在机场睡了一夜,躺在公共座椅上。夜很冷,他缩着身子,披着小怪兽羽绒服,一晚不得安宁。这是他第一次在机场过夜。

事情的转折带着戏剧性。早上7点多,一位机场女职员认出了何猷君,当下“叫赶快找护照,这是何先生儿子”。于是护照10分钟就找到了。

何猷君很生气,他以前从来没遇到过如此“势利”的事情,随即发微博抨击,认为航空公司应当待旅客一视同仁。

这或许才是何猷君从未经历过的,真实的世界。许多网友在他的微博下这样评论。

在真实的世界里,他一直试图把微博身份认证“赌王何鸿燊四房儿子”改为“公司创办人”,却始终未能如愿。

(原标题《 澳门“赌王”之子何猷君:一心想从豪门突围的孤独“学霸”》 编辑 杨寒凝)